台湾省一年从大陆赚走9692亿?目前,我们真没办法扭转

鑫利玩具网

  台湾,凭实力赚大陆的钱。

  大陆3月份起禁止从台湾进口凤梨,民间不少人认为一颗小小的凤梨,可能会撼动两岸的经贸大厦,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台湾不只卖水果!凤梨在两岸经贸规模中微不足道,2020年,台湾出口大陆的凤梨产值仅有3.46亿人民币。大陆民众不吃台湾凤梨了,也就影响台南几个农民的收入。台湾每年依然可以从大陆赚取巨额贸易顺差。

  大陆不少人对疫情期间台湾当局反陆抗陆的种种行径很愤怒,认为应该终止《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对台实施经济制裁。就目前的形势来说,做不到,更没必要,这是由目前两岸经贸结构决定的。

  一、台湾每年从我们赚走多少钱

  根据商务部发布的数据,2020年1-12月,大陆与台湾贸易额为2608.1亿美元,同比增长14.3%。其中,大陆对台出口601.4亿美元,同比增长9.1%;自台进口2006.6亿美元,同比增长16.0%;大陆对台贸易逆差1405.2亿美元(折合9692.23亿人民币)。台湾是大陆第八大贸易伙伴和第三大进口来源地。而大陆是台湾最大的贸易伙伴和贸易顺差来源地。由此可知,两岸经贸往来非常活跃和密切。

  2017年-2020年大陆与台湾进出口统计表

  由于两岸统计制度不同,以及有关原产地认定、汇率以及第三方转口等因素的影响,两岸分别公布的贸易数字差别很大。据台湾省财政部门发布的数据,2020年台湾对大陆(含香港)出口额达1514.52亿美元,创历年新高,同比增长14.6%,占台湾总出口额的43.9%。进口方面,2020年台湾自大陆(含香港)进口647.79亿美元,同比增长10.8%,占同期台湾总进口额的22.6%。

  不管从哪一方的数据看,大陆都成为台湾主要的财源地。从大陆官方数据来看,大陆对台湾的贸易逆差从2017年的1114.1亿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1405.2亿;从台湾省公布的数据来看,台湾对大陆及香港的贸易顺差从2017年的783.6亿美元,上升到2020年的866.5亿美元。

  2017年-2020年台湾与大陆(含香港)进出口统计表

  如果拿掉对大陆(含香港)的经贸部分,台湾外贸收入“由正转负”。2020年台湾总出口额为3452.76亿美元,进口额2864.86亿美元,贸易顺差587.9亿美元。若扣除对大陆(含香港)的贸易顺差866.73亿美元,台湾2020年进出口贸易则出现逆差。

  台湾每年从大陆赚取的巨额贸易顺差,不是靠施舍而来的,主要靠的是两岸供应链的紧密度及台湾技术、区域成本优势。当然,大陆对台湾产品的让利,对台湾产品的优惠政策,大大拓展了台湾产品在大陆市场的竞争力,再加上两岸之间特殊的关系,台湾产品的竞争力更有了情感加持。比如高雄前市长韩国瑜上任不久来大陆访问,为了营造他满载而归的气氛,大陆多地出于友好,采购了不少台湾水果。

  但是,让利和优惠不能决定市场的供求关系,产品自身有竞争力,才有更加长期稳定的市场销路。目前看,台湾出口大陆的大头产品,靠的是品质而非两岸情感取胜。

  二、我们需要什么,我们进口什么

  从海关总署公布的大陆进口台湾货品类章来看,“第16类机电、音像设备及其零件、附件”,处于绝对领先地位,进口总值为10982.9亿人民币,占大陆进口台湾货品总值的79.17%。16类细分为两章,分别是84章和85章,其中“84章核反应堆、锅炉、机械器具及零件”总值1340.5亿人民币,“85章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总值9641.9亿人民币。

  2020年大陆进口、出口台湾货品类章情况表

  根据台湾省财政部门的统计,从台湾出口大陆及香港的货品类章来看,“16.机械及电机设备”出口总值为1082.8亿美元,占总出口的71.5%,16类细分为5章:电子零组件(839.1亿)、机械(68.6亿)、电机产品(28.3亿)、资通与视听产品(146亿)和家用电器(0.75亿)。其中,电子零组件占该类的77.49%。

  真相已经出来了,大陆每年从台湾进口的货品中,集成电路产品产值占比超过七成。

  集成电路是什么?集成电路是用半导体材料制成的电路的大型集合,半导体是一类材料的总称,而芯片是由不同种类型的集成电路或者单一类型集成电路形成的产品。行业内,芯片和集成电路通常可以互指。有人打了个比方:半导体是做纸的纤维,集成电路是一沓纸,芯片就是成册的本子。

  在台湾省财政部门官网上,可以查阅到台湾进出口货品细分类交叉表,台湾出口大陆及香港货值排名前十的货品是:

  集成电路(49.55%)、电子零组件(不含集成电路)(5.86%)、液晶装置(3.77%)、储存媒体(3.01%)、计算机之零附件(2.82%)、DRAM(2.26%)、印刷电路(2.10%)、电容器及电阻器(1.43%)、半导体设备(1.23%)、二极管(含LED)(1.21%)。就台湾出口大陆及香港货值前十的货品属性来看,几乎全是集成电路及其相关产品。

  2020年台湾出口大陆及香港详细货品表

  台湾方面的统计通常将大陆及香港捆绑对待,有没有特别考虑?这样处理与香港的转口贸易港特性相符。香港是一个贸易枢纽港,大陆与台湾之间的大量贸易经过香港中转。根据《香港商品贸易统计港产品出口及转口》(2017年12月),香港2017年转口货品总值占整体出口的98.88%。2020年,香港进出口贸易总额8,1972.7亿港元,这个数值折合成美元可以在2020世界各国/地区贸易总额排行中排名第六,约占中国内地的24%。

  一个七百多万人口的香港怎能消化如此巨量的产品?当然不能。很多货品在香港只是歇歇脚而已,最终目的地不是香港。另外,很多内地产品出口到香港,也是为了转口到其他地区。香港与内地的经贸关系是非常紧密的:2020年,香港出口3,9275.17亿港元,其中出口内地2,3245.11亿港元,占香港出口额的59.2%,进口内地1,9235.35亿港元,占进口额的45.1%。

  据香港统计月刊专题文章《2009年至2019年港口转运货物统计》,在2019年,港口转运货物占港口货物吞吐量的48.0%,当中尤以与内地之间的转运货物比重最大,占港口转运货物的41.3%。在香港与内地之间的港口转运货物中,约有71.5%是香港与珠三角地区之间的转运货物。在2019年,香港与台湾之间有68.8%的港口转运货物是与内地有关(即抵港往内地的转运货物和来自内地而离港的转运货物)。

  根据《香港对外商品贸易》(2020)货品进出口分类中,涉及集成电路的“电动机械、器具及用具,未列明在其他编号,及其电动部件”一类中,出口中国内地的货值1,3453.74亿港元,从台湾进口的货值4056.94亿港元。由于香港制造业已经空心化,而且集成电路行业一片空白,我们可以当然地认为进口台湾的这一部分货品的目的地是内地。这也是我们对比两岸,特别是集成电路进出口数据时,接受台湾口径中大陆及香港作为一个统计单位的原因。

  不过,就算把从台湾进口的4056.94亿港元货值的产品的最终目的地划归大陆,也比不上内地去年从香港进口1,3453.74亿港元货品的总额。事实上,不仅台湾的货品经香港转口内地,很多国家的产品也会经香港转入内地,特别是集成电路产品。

  三、谁对谁的依存度更高

  市场上,台湾对大陆依存度高,技术上,大陆对台湾依存度高。所以,双方相互依存,短期内不可替代。

  根据2020年台湾省的数据,台湾43.9%货值出口目的地是大陆及香港,创历史新高。按照大陆的统计口径,台湾2020年从大陆赚走1405.2亿美元的顺差,所以说,大陆作为14亿人口的市场规模,对台湾出口的贡献极大,台湾找不到另一个比肩大陆的市场。

  对大陆而言,外贸为何离不开台湾?这要从大陆芯片的发展现状说起。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2020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20年,大陆集成电路进口总额为2.4万亿,同比增长14.8%。相比之下,2020年原油进口总额约为1.22万亿,意味着芯片进口规模是石油的两倍。

  按照中国早前的规划,2020年实现30%的芯片自给率,到2025年实现70%的自给率,逐步摆脱对境外芯片的依赖。目前效果如何?2021年4月,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于燮康对外宣称,国产芯片的自给率尚在20%左右。

  国外的数据更狠:

  根据专业市调机构ICInsights的报告,中国市场的半导体市场规模约为1430亿美元,约占全球的33%,但中国市场(不含中国台湾)在2020年制造了227亿美元的集成电路,只占市场规模的16%左右。其中,总部位于中国的公司的总产值为83亿美元,仅占中国大陆去年集成电路市场总量的5.9%。也就是说,中国大陆的芯片自给率最低可能只有5.9%,至多是16%。

  芯片自给率未达理想,一方面确实技不如人,另一方面源于对半导体产品需求的快速增加,大陆产能无法跟上。根据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SEMI)的统计,2020年中国大陆市场的半导体设备销售额较上年增长39%,至187.2亿美元,排名全球第一。中国大陆首次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设备市场。

  一边是大陆对半导体产品的巨大需求,一边是芯片自给率不到20%,从中兴通讯和华为等多家中国企业的遭遇就知道,芯片被“卡脖子”,它对大陆科技企业来说是生死存亡的大事。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的一段时间,台湾的半导体技术依然是大陆非常需要和倚重的。华为的高阶制程麒麟芯片,在台积电断供之后,在国内再无厂家可以生产,这就很能说明台湾半导体技术的过人之处了。

  台湾作为一个只有3.6万平方千米的小岛,却拥有半导体的完整产业链。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指出,中国台湾半导体先进制程领先全球,晶圆代工、封装测试产值全球第一,IC设计全球第二。目前看,台湾半导体产业链在全球地位愈来愈吃重,整体实力仅次于美国。在设计、封测和制造环节,台湾均有全球头部企业:2020年,联发科在设计排名全球第4,日月光和硅品分居封测第1、3,台积电、联电亦是分居晶圆代工第1、3位;全球晶圆代工产业,台湾市占率高达65%,离开台积电的代工还真不行。

  据台湾省科研院所预计,2020年,台湾半导体产值首度突破3万亿新台币,达到3.22万亿新台币(约合1156亿美元),产值约占全球的26%。难怪今年全球芯片特别是汽车芯片供应紧张之际,全球目光都投向台湾。台湾一些绿营政客甚至异想天开地提出用芯片换疫苗,虽然说法荒诞,但也反映了台湾半导体在世界上的重要地位。

  台湾所长,正为大陆所需。大陆拥有全球最大的半导体设备市场,但缺乏高精尖技术,而台湾正好能够补足大陆的短板,特别是晶圆代工领域。

  而且,大陆在短期内追赶台湾并不容易。4月21日,台积电创办人张忠谋在出席2021大师智库论坛时,以“珍惜台湾半导体晶圆制造优势”为题发表演讲。张忠谋表示,“大陆现在还不是对手,尤其在晶圆制造领域。”中国大陆在过去20年投资了数百亿美元在半导体制造上,目前仍落后台积电至少5年以上、在逻辑半导体设计(IC)也落后美国和台湾至少1到2年。”

  按计划,台积电将于2022年量产3nm制程芯片,对比之下,大陆最先进的芯片代工厂商——中芯国际14nm工艺制程量产还没多久。一叶知秋,再考虑到大陆芯片自给率远没有达到预期,大陆在半导体领域要摆脱台湾技术,仍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四、我们该怎么办

  比亚迪董事长兼总裁王传福说过一句话:芯片是人造的,不是神造的!这充分展示了大陆企业家赶超世界先进、突破卡脖子技术的自信。台积电张忠谋说,大陆落后台积电至少5年以上。注意,他的讲话用了“至少”“以上”。我们在进步,别人也在进步,要想完全摆脱在半导体领域受制于人的局面,我们需要有10年到15年的追赶期。只能说,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从无到有,最终超越的案例,我们并不缺乏。比如高铁,高铁技术曾经被德国西门子、法国阿尔斯通、日本川崎重工、加拿大庞巴迪等几家公司垄断,如今我们自身的高铁技术发展得怎么样?相信不用多说,强大到到没朋友。再比如,日韩的三星、LG、夏普、JDI等企业长期把持面板技术,甚至实施技术封锁,现在呢?全球从手机到电视的面板,25%的份额由京东方这家企业包揽,我们的企业实现了对日韩企业的反超。半导体行业会不会复制我们在其他行业弯道超车的故事?答案是肯定的。

  大陆与台湾之间半导体技术的争夺,背后是中美科技竞争。也可以说,这不是大陆和台湾之间的较量,而是中国和美国的竞争。拜登政府上台后,基本确立了以基建+科技作为同中国较量的主战场。在特朗普时代,对中国的技术封锁就很凌厉,一个实体清单就让台积电放弃对华为的芯片代工,华为手机份额从有望2020年问鼎世界第一到市场份额沦为“其他”,不得不靠卖车自救。

  2021年4月,在美国白宫举行的“全球视频半导体对策会议”,半导体业界的英特尔、三星电子、台积电等19家企业出席。会上,拜登明确提出构建以美国为中心的全新的供应网,直接要求这些企业对美国进行投资。由美国资本作为最大股东、晶圆制造仰仗美国技术的台积电,肯定不会跟美国对着干,也没有实力跟美国唱反调。这也是台积电要看美国脸色行事的原因所在。

  在大国博弈、科技冷战的背景下,我们从上到下已经有充分认识——芯片“卡脖子”的局面不能继续下去了。从政策、宣导、资金、人才等各方面,我们都扣动了起跑的发令枪。通过自力更生,发挥举国体制的优势,我们希望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突破核心技术。

  对于两岸来说,大陆要想不受制于人,其一就是要建立完整的红色供应链。一方面,中美的科技竞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中国在技术领域去美化,也要去台湾化,这是必然的决断;另一方面,为了实现祖国完全统一,两岸真到了兵戈相见的地步,大陆要提前在技术上摆脱台湾掣肘。这是以防两岸不测的远虑深谋。

  其二,我们不能让台湾从大陆赚更多的钱了。毕竟,两岸尚未统一,台湾外汇丰厚,反而有了更多以武拒统的资本。2020年11月,美国所谓“在台协会”就曾表示,台湾已经是全世界公认的最大美国武器采购方,2020年也是台湾采购美国武器花费最多的一年。大陆对台湾半导体技术的依赖,对台湾的贸易逆差,反而助长了绿营政客的嚣张气焰。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维护供应链的稳定性。即便我们在半导体领域超越了台湾,也不代表说两岸不做生意了,大陆不要台湾产品了。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台湾能造,大陆也能造,“去台湾化”是指摆脱对台湾的唯一依赖,而不是不进口台湾产品。所以,《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FA)在2020年9月份十年到期,大陆民间不少人呼吁把它停掉。ECFA不能停,不能因小失大。大陆进口那么多台湾产品,不全是让利让惠,而是真的有需要,特别是半导体代工方面,我们在先进技术上还落后很多。

  其三,我们还是要以台湾人才为师。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副理事长于燮康曾在2019世界半导体大会上透露,大陆芯片的人才缺口大概在30万人。客观地说,大陆半导体有现在的进步,台湾同胞居功至伟。比如,大陆晶圆代工的一哥中芯国际,创始人是台湾人张汝京,副董事长蒋尚义,联席CEO赵海军、梁孟松都来自台湾,其他岗位的台湾人就更多了;半导体企业台湾瀚薪公司科技于2021年2月解散,不过很快传出,核心团队出走台湾,已到大陆成立上海瀚薪公司……。

  大陆对台湾半导体人才的虹吸效应也已引起了台湾方面的警觉。4月底,台湾方面已通知人力派遣公司撤除所有在中国大陆工作的职位。台湾省劳工部门表示,所有中国台湾和外国人员编制公司可能不再为在中国大陆的职位提供空缺,尤其是涉及集成电路和半导体等关键行业的职位。这一招“拦人”效果如何?我相信台湾人才会用脚投票。

  在大陆还没有实现半导体科技自立的情况下,至少目前来看,大陆还不能抵制台湾赚这个钱,这是我们科技崛起道路上的学费。相信十年后,我们有资本把这个钱留在自己的口袋里。当然,假如那时候祖国完全统一了,让台湾继续赚这个钱,也没什么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