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叠层别墅,但没有一间属于父母的房间。”多生孩子有何意义

海口宝康

  “我房间的布局是这样的。楼上三间房,我和媳妇住主卧,儿子住次卧,一间书房。

  一楼有两间房间,一间大卧室,和一间五六平米的小房间。开发商其实是设计给保姆住的。我们没有请保姆,房间是空着放杂物的和一张小床。

  大卧室是给丈母娘住的。女儿从小就是丈母娘帮忙带大。我们搬进大房子后,岳父已经不在世了,老婆是独生子女。买这房子时,岳母还出了一些钱。

  她理所当然地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父亲母亲听说我们搬进大房子住了,很高兴。

  我和媳妇奋斗了大半辈子,才有这间大房子住。

  看到他们为我们高兴的劲,我特意把父亲母亲从乡下接到我家,一起热闹。

  父亲和母亲来到我们的大房子后,看着宽敞的客厅,楼上楼下的布局,啧啧称赞房子真好。

  他们老人家还特意跑上楼上看看,又下楼仔细瞧瞧。

  他们看到我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高兴地拢不上嘴。

  我们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吃晚饭时,我的心情像灌注了铅,无比沉重。

  今晚我将安排父亲母亲住在哪里?

  

  家里只有小小房间是空着的。虽然媳妇早早地把它收拾干净了。但我们每一个人都住着大房子,而让父母母亲住本留给保姆住的房间,于心不忍呀!

  我的丈母娘是个聪明人。她说今晚她住小房间,父亲和母亲住一楼的大卧室。

  我听到丈母娘的话,心里松了一口气。

  装修房间子时,我想把二楼的书房装成一间卧室。让父亲母亲来时,有一间像样的房子住。但媳妇说父亲母亲跟我们同住的几率特别低。之前住公寓时,叫他们过来住,他们住不到两天就闹着要回家,说老家的鸡鸭鹅在等着他们赏一口饭呢!每次来住超不过三天,就回老家了。

  我和媳妇,女儿都爱读书。家里的书堆积如山。有些其实没多大用处了,但还是舍不得扔掉。

  媳妇建议把二楼这件间相对小一点的房间装成书房,让家里有点读书时的氛围,对孩子的成长有益。

  这样家里看起来也整齐!

  就这样我们的房子的装修就成这样了。

  媳妇听丈母娘愿意去住小小房间,把大房间让给父亲母亲住时,脸上有一丝的不悦闪过。但她毕竟是识大体的人。她很久地调整表情,然后热情洋溢地对父亲母亲说:”对,爸爸妈妈你们今天住一楼的大房间,我妈妈一个人,好办,住小的没事。”

  母亲听了,摆摆手说,”我们今晚住你妹妹家,我想跟她聊聊天。我们母女好久没有在一起好好聊聊了!”

  妹妹毕业后,在我工作的城市工作,也成了家,住的离我家有一段距离。

  

  坐在一旁的妹妹马上回应说:”嫂子,不要费心了。爸爸妈妈今晚住我们家,我和妈好久没有聊聊天了!”

  听到他们这么一说,我心中的大石头才砰然落地。

  其实我们大伙都明白。如果今晚父亲母亲住我们家,大家心里都有疙瘩。父亲母亲不可能住丈母娘的房间。他们只能去住小小的杂货房。

  母亲担心我心里不舒服,才提出去妹妹家住的。

  母亲一生好强,也重男轻女。她始终觉得女儿嫁出去了,就是别人家的人了!女儿家也是别人家。她怎么好意思去别人家住呢?

  如果不是想缓和我的尴尬,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更难受,父亲母亲含辛茹苦地把我养大,供我读书,我才有今天的生活

  人家是房间小,容不下父母的,而我家是房子,却没有一间像样的房间容得下他二老。

  现在国家鼓励多生,可以生到三胎。多生孩子,累的是父母,到头来没啥意义!”

  

  其实非常理解这位有孝心的儿子。

  这样尴尬的局面不是儿子不孝,而是父母和孩子的本来就是这样的。孩子长大后,有了自己家庭,儿子的家不可能就是父母的家了!识大体的父母必须要明白这个道理。

  孩子是属于国家的,社会的,更是属于他们的生活。他们的生活可以跟你分享,不能分享其实也很正常。

  记得日本电影《东京家族》吗?

  那是一部让我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影子的电影。

  没有人想让自己的年迈的父母处在那种尴尬的局面上,但是似乎没有办法了!

  住在濑户内海小岛上的平山夫妇来到东京,探望在东京工作的三个孩子:东京郊外经营私人诊所的大儿子幸一,开美容院的大女儿滋子,以及做舞台美术师的小儿子。

  在爷爷奶奶要来临之前,大媳妇把儿子的房间腾出来,打算给公公婆婆住。也许是长期没有生活在一起,隔代感情疏远。孙子对爷爷奶奶的到来,让他挪房间,一脸不悦。

  起初平山夫妇在大儿子家过得还不错。就在大儿子计划带他们游览东京时,当儿科医生的儿子因为急诊被迫离开。

  他们来到当理发师的女儿家。女儿家小,再加上女婿对丈母娘和岳父的到来表现出冷漠。女儿打理理发店生意,根本没有时间陪伴父母。她打电话给弟弟,叫他腾出时间来带父母逛逛。

  小儿子一直不按照平山夫妇的期待长大,是父亲眼中不太待见的儿子。他们的旅行是一场沉默的三人行,父子疏远而陌生。

  到最后姐弟商议出钱,让父母住宾馆,免得大家尴尬。

  平山夫妇坐在酒店的床上,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高楼大厦,灯火辉煌。

  东京那么大,他们三个孩子都身处这座流光溢彩的城市中,却没有一张床容下他们二老的身躯,他们得在陌生的酒店面对漫长的黑夜而无眠。

  结局是夫妇俩人,一夜没睡。第二天早上,平山夫妇分头行动。老母亲去小儿家看看,老父亲去看昔日好友。

  在影片的最后,老母亲倒下了,再也站不起来。

  在这部戏里,我们看到父母和孩子两代人的无奈,到底是谁对谁错?无从辩解。

  也许父母和孩子的缘分就是这样,转身一别,孩子就不再属于父母。孩子的世界再也没法和父母分享了。

  

  两则故事,都是一样赤裸裸地告诉我们,鸟儿长大了,它们已经属于天空。天空浩瀚无穷,无边无际,但年迈的爸爸妈妈们,只能守在昔日的鸟巢边,看着孩子们在蓝天苍穹中飞翔,却无法挤入他们的世界。

  这就是大自然物种的运行法则,无关孰对孰错!

  生二胎,三胎,是个人选择,量力而行。

  养育,如果是求回报,终究是一场空欢喜!

  如果是为体验和孩子相遇的美好缘分,懂得得体地退出孩子的世界,养育才能成为美好。

上一篇:

下一篇: